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18th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從小到大,我從來都沒留意父親原來如此愛我,是我從今再也無法去怨他怪他。   每次我回家拿錢父親都盡量滿足我。可是我卻從來沒留意父親的神態,一臉的高興和無耐。到有一次父親來我門學校給我送學費,我才看到他滿臉的蒼桑和悲傷。他捧著我大三第3年的學費問我;「你為什沒不去上本科。」我臉上的淚水刷的一下流了下來「爸我學的不好,沒選上給您丟臉了,你罵我吧。」父親含著淚說;「你別說了,雅青都給我全說了,家裡邊再難也不能耽擱你的前程呀。」我說;「爸,您別擔心我還年輕以後機會還多,你跟媽多保重身體,就不要再為我操心了,我長大了我知到咋做。」心裡想;「原來雅青把我擔心家裡沒錢供我上本,而放棄一次大好機會全給我家人說了。」此前我隻字為提。父親過了一會兒拭去欲滴的淚水說:「既然這樣了,一定好好學。」我知到父親是在安慰我。從他的眼神我看到了父親的傷心和無耐。   這件事已過半年我還是歷歷在目,是的有些事一但發生就一輩子也望不了。記得一次父親來西安,我帶他去超市逛逛,走到了門口我拿了父親那用了十幾年的包去存時。父親打架是的奪過包說;「我不去了。」「爸到門口了,為啥不去了。」我略帶責怪的口吻說。父親一臉的不好意思。原來父親剛才說話太大聲,周圍的人都在看我和父。我不知到該怎樣處理這樣尷尬的局面。旁邊的一位老大伯說;「存包不要錢。」父親這才放緩語氣說;「那去看看吧。」不知是什麼勇氣使我前去拉著父親的手一同進了超市。   事後我一直在想。父親呀,是誰把您推向生活的邊緣,是我還是生活,記得當出你也是個出手闊綽的人呀。   現在,我已出來打工,但我的眼前無時不浮現出父親那高大而充滿慈愛的身影。父親您知到嗎,孩兒想您,想立刻飛到您的身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