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小雪第六天。入冬多日還沒見到雪的影子。有點牽掛,有點思念。連續陰雨,陡峭的風夾雜著略許寒氣。如果不是這絲寒氣我會誤以為是蕭索的秋。 昨夜,正參唐代杜荀鶴的詩文:“刳得心來忙處閒,閒中方寸闊於天。浮生自是無空性,長壽何曾有百年。罷定磬敲松罅月,解眠茶煮石根泉。我雖未似師披衲,此理同師悟瞭然。”之時。天氣預報日有雨夾雪。心頭一喜,雪雖欠純正,總算看到它的影子了。心裡打鼓,何不學學杜翁?忙處偷閒,泡茶悟憚,靜候雪至。 晨起,小雨細密。處理好俗務,急急歸家,烹水泡茶,已了心願。於陽台石桌,簡置茶席,細斟慢泡一壺生普,思惑人際,當然還是靜靜期盼它的降臨。 盆栽紅梅還在室外,衰葉落盡,芽頭微露,掛念著要讓它經受一場風雪的洗禮。“牆角數枝梅, 凌寒獨自開。遙知不足雪 ,為有暗香來。”;“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。”古代的文人騷客們總是把“梅”與“雪”、“寒”聯想在一起,一年中如果沒有了“雪”的洗禮,不經受“寒”的磨礪,“梅”就像白活了似的。琢磨著“梅”有點冤,就是無嚴寒雪月,花也得開,也得活啊。不管它好不好“雪”、“寒”這一口,總是要讓它每年歷練一番,成全人心中它完美的一生。 “蘭”已密閉陽台室內,它沒有“梅”那經的起北方寒雪折騰的筋骨。就算擁有王者之香,空谷幽情,也不能義氣行事,保命要緊。 是夜。滿天的飛雪飄舞。急促、細密,也好像憋了一股勁似的,站在雪地,直往懷裡扎。心情大好,得以釋放,這老友似的擁抱,倒換得一身的雪水。一廂的情願,能擁有短暫的溫情,了卻一個思念,值了。行走在飛雪飄蕩的世界,雖然面對朦朧的前方,有思念,有溫情,有寒風,有飛雪,跨出的每一步都是心甘情願,有所得也有遺憾。你說這是不是人生呢?